文苑撷英

作家看陕煤作品(冷梦)——《幽梦黎坪》

作者:冷梦     时间: 2013-12-04     点击:5594次    分享到:

幽梦黎坪

冷梦
   

    黎坪在我眼里就是一个锁闭在深闺里的幽静美女。她姿容清丽,气质冷艳。她就是那个偶然遗落人间的“世外仙姝寂寞林”——因为黎坪,总让我联想起了《红楼梦》里的林黛玉。黛玉原非世俗浊物,她本是太虚幻境中、离恨天上三生石畔的一颗绛珠仙草,日见枯萎之时,得赤霞宫神瑛侍者(即后来的贾宝玉)灌溉,承天地之灵气而修成人体,为报答神瑛侍者灌溉之恩而转世。这样一种出身或者身世,让林黛玉身上始终有一股子非同凡俗的、仿佛来自仙国仙境的仙气。黎坪也是这样。她承上天眷顾和宠爱,身世高贵而不凡,上天给了她一个独特的纬度——北纬32°。这是地球上许多人间美景所在的纬度,在中国,同在这一纬度上的有绮丽的九寨沟,神奇的黄龙,秀美的武当……
    她地处大巴腹地。
    秦巴交汇,南北分界。
    亿万年前的地质运动造就了她独特的地质风貌,而她,孤傲地遗世独立,亿万年地摒弃着人类的造访。她深沟险壑,烟雾缭绕,一直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有人说她,因为远离喧世,所以一尘不染,因为人迹罕至,所以大音希声。有人说,秦岭最富原生态的山水、森林在此集结;所谓仙境,无外乎如黎坪般超凡脱俗。你可在此触摸中国最大巴山松原始森林,更可躬身四亿多年前的神秘天石。这话说得真不错。黎坪,应当是我走过的山山水水中最富魅力、也最晚面世的一处美景。大约在本世纪的前十年,也就是大约2009年以前,黎坪还远不为世人所知,这让她在世人的喧嚣中保留了一块山水净土,等到我们的足迹能够踏入这里,说心里话,我有些心跳,感觉仿佛惊扰了高人隐士的美梦……
    这其中,有一个东汉时期的高人。
  《华阳国志》记载,东汉时,南郑人樊志张壮游陇西,公元165年破羌将军段颎出征陇西遭遇围困,幸好碰见樊志张,樊志张夜观天象,为段将军出谋突围,获全胜,功成不仕。相传,后来樊老先生就隐居于黎坪山中,潜心悟道,钻研术数,超然红尘,修得仙风道骨。在此,隐士每日吟诗作画,采集草药,交游高士,广结善缘,育人济世。此人虽不进红尘,却心怀慈悲,智善温厚,口碑极好。隐士坐化归天,后人感念其恩德,敬重其修为,遂将他修道的这条峡谷命名为“红尘峡”。从这个故事我们可以得知,这个“高人”樊志张在为朝廷立了大功后选择了隐居。“高人”为什么要选择隐居在黎坪山中?毫无疑问,是这里山青水秀,并且,远离尘世。远离尘世对求仙得道的人自然有一种极大的魅惑力,而对我们如今这些城市人也同样具有相当的诱惑力。如今的大城市已经变成了一个人满为患的可怕地方,过去说“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可能还是褒意词,而如今,却一定是个贬意词。拥挤的人群,望也望不到头的车流,整个城市变成了人的海洋,车的海洋,除非到了深夜似乎就没有片刻静下来的时候,加上空气污染,人际关系紧张等等,让城市人总有一种想要逃离——哪怕只是短暂几天逃离的想法和愿望。有人这样调侃说,一到了节假日或人们有了休闲时间,这时候就出现一种奇特现象,说:“西安人都在山里,山里人都在钟楼。”山里人是不是都在钟楼且不去说,但这句话的前半句却还是相当传神地说出了如今大城市人对大山或者说对青山绿水的渴望与向往——甚至,可以说焦渴!
    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黎坪千百年地“养在深闺”、而在近几年才始露其美丽容颜,才开始造福于人类,是天意,也是适逢其时。说心里话,我到黎坪就是为着黎坪的幽,黎坪的静,黎坪的神奇和黎坪的美丽。第一次到黎坪我就忘不了她,乃至说是再到黎坪,我的眼前就显现出一个如林黛玉一样有着空谷幽兰气质的绝色丽人形象。和黎坪的相会总是那么意趣盎然,也总是那么让人留恋忘返,又总是那么让人看也看不够……而且,我发现,不仅是我,我们一同前往的诸君一个个似乎也都卸下了往日衮衮诸公的庄严,而在黎坪优美的景色中表现出了难得一现的童心。

 

 


    先说水趣。
    人言黎坪山水俱佳,其以森林景观、地貌景观,水体景观以及现代人文景观和田园风光景观为主,集山景、林景、石景、水景、气候景观和田园景观为一体。可以说,黎坪一步一景,景景不一样,景景都透着其特有的娇媚,而在我看来,如果说石是山的筋骨,水则是山的灵魂。黎坪之美,最美者,水也。水因山势,深浅不一,而变得婀娜多姿,色彩斑斓,沿着溪流一路走去,宛若在你眼前展开了一幅幅水墨画,正所谓无需点彩画自成,水不醉人人自醉。我们队伍里的“摄影师”朱文杰先生举着相机一路拍个不停,拍了成百上千张,却像是总也拍不够,结果每次集合要到下一个景点,我们大家寻找和等待朱文杰、而朱文杰先生挎着个相机摇摇晃晃姗姗来迟就成了一个惯常的“节目”,以致后来大家开玩笑说,朱文杰是让水里的妖女缠住了。我们还有一个“摄影师”莫伸先生,也是不停地在溪流的浅滩近水边仰俯攀爬取景拍照,结果就因为他的一次拍照举动,成就了黎坪“水景一谜”的一个佳话。黎坪的河水倒流,叫“西流水”——相对“滚滚长江东逝水”而言,黎坪的西流水就是一个反常态的水的流向。中国几乎所有的江河湖海其流向都是自西往东,而这里的水却偏偏自东往西!这已经很奇怪了(而关于为什么这里是“西流水”,民间有几个不同版本的传说,似都与“二郎神”有关。但科学的解释是,在亿万年前造山运动的时候,喜马拉雅山隆起形成巨大的褶皱和断层,导致黎坪东部南北高山耸立,西南低下,如此地势迫使河水西流)。可是,与西流水有着合理解释不同,莫伸那天在西流河中段红尘峡景区拍照时,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发现:有一段河水视觉效果是向上流动的!“水往低处流”和“水向东流”一样是我们大家从来没有怀疑过的“常识”,可是在这里,这两个常识居然都被颠覆了!莫伸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来没有见过“水往高处流”,他叫来我们,没错,大家一致认为,那水的确是往高处流的!这个“科学发现”至今还没有一个科学解释,因为你不能仅仅说这是“视觉效果”的缘故——因为仅只一点就可以把你问住:为什么整条河流都违反自然规律地往西流,如果说“视觉效果”是“水往高处流”,那也应该是整条河啊,可怎么偏偏只有这一小段河流是这样一种反常态的“视觉效果”呢?
    这是黎坪的水给予我们留下的科学之趣。
    没有人不被黎坪这清清溪水所吸引。平时言语不多的老成君子亚东居然玩起了打水漂,他这一玩,我跟着玩,接着就是画家晁熙、诗人商子秦、庞进等等,最后居然吸引得七十多岁的老教授费秉勋也跃跃欲试!一时间在河边我们大家玩兴大发,不像是一群陕西的知名作家艺术家,却像是一群山野顽童,大家一个个争先恐后地试练身手,看谁掌握了“扔镖”的技术,打在水里的石头飞得又远又漂亮……这是完全的一种身心放松,是黎坪如此灵秀的水抚慰了我们大家久在大城市而沾染上的身心俱疲,让我们暂时忘记了尘世间的喧嚣和躁动,让我们难得地“偷得浮世半日闲”,难得地让自己有这么片刻享受一下返璞归真的乐趣……
    黎坪水的的迷人还有一件小事。
    次日清晨我们快要离开黎坪时大家起的很早,我在楼道的窗边发现莫伸先生又端着个相机,镜头俯视对着宾馆下面的河流,他又发现了什么?随着他镜头的方向,我看见了一幅让你的眼睛几乎不敢相信的画面:几只雪白的鹅在镜面一般的地上滑行。不是行走,是滑行,肚子紧贴地面在滑行!这不可思议,哪里会有如此光滑如鉴的地面啊?再仔细看,才看明白了,鹅,这是在水里游……是水实在太清澈,以致清澈到了有水若无的地步、有鹅在水里游竟然像在镜面上滑动!
    再说石趣。
    黎坪有石林,在海拔两千三百多米高的石马山顶上有着十分罕见的石林景观。人说,这些石林群的形成至少在六亿年前。并且其规模宏大,想想,万亩石林,如同一片石的海洋,据说是峰峰争奇斗艳,奇石林立,美轮美奂,美不胜收。而它,又是科学家所说的秦岭和大巴山罕见的喀斯特地貌景观。开始听到“喀斯特”这词儿总也记不住,我就想古巴前领导人“卡斯特罗”去掉最后一个字,这样才把这个有些拗口的地质学名词记住了。这片石林很遗憾我们没有去。但黎坪还有一个堪称“中国之最”甚至“世界之最”的石景。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中华龙山”。这是一个地质奇迹,据黎坪景区董事长张四栋告诉我们,这里原先只是几座普通的山包,虽然也露出些红褐色的石头,可和普通的石头山没什么两样,山上有土,有树,杂草丛生……没想到,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震松了覆盖在石山上的土,之后大雨冲刷,“龙山”渐露真容。整个龙山山体的岩石呈红褐色,表面均匀地布满酷似龙鳞的花纹,每片龙鳞,如同谁用丹青妙笔画上去的或精心雕琢而成,极富装饰性。给人的印象,就象这里曾经是一个龙的国度,在一个非常遥远的年代,一天,正在嬉戏的这个龙族家庭突然间集体沉睡,从此进入到了一个永恒的睡眠状态。由于“龙山”的存在,我甚至疑惑,传说中的“中国龙”也许真有其物吧?否则,哪儿来如此酷似龙鳞、龙脊、龙爪造型的龙的“活体化石”呢?科学考证说,此山形成于4亿至5亿年前的奥陶纪。你还真别说,当你俯身到“龙体”上细细观察时,你用你的肉眼不时会惊喜地发现亿万年前的海洋生物化石。那么,这么说来,龙山在几亿年前还是在深海的海底?龙,果真的水中之物?!这些古生物化石可是稀世之宝,有人开玩笑说:唉,要是能抠出一块就好了。有人就接口说:你要是敢抠古化石,我敢说张四栋会拿根大棒守在路口一棒下去绝不客气!我笑了。龙山是张董事长的心头肉,他自然会像守护眼珠子一样严加看守,当然,没有人去做这等恶劣之事。
    因为“神龙”降临黎坪这块祥瑞之地,以我们当中庞进为首的一群著名龙文化学者们,想必今后将在此有了一个大大的用武之地。黎坪的石景还有天书崖。顾名思义,就是在其悬崖峭壁间恍如有一本打开的“天书”。神鹰岭,看上去,像是一只苍鹰正准备展翅搏击长空。玉女峰,人说那是七仙女的侍女留恋于这里的美景而坐化成石。睡佛,在群山之间,大家分明看见一佛仰靠青山沉沉酣睡……而关于黎坪的石景我们大家还有两项“重大发现”。其一,我们发现了一处可以称之为“菩萨洞”的石窟,当时,大家走进洞里拍照,突然莫伸举着相机叫道:你们看,这像不像是一个菩萨!原来,逆光中的洞口果真是一个菩萨的形象!其二,我们发现,除了神鹰岭、玉女峰、睡佛等等,群山之巅还酣睡着一个非常可爱的小丫头,鼓鼓的腮邦,长长的眼睫毛,翘翘的小鼻头,让人看了不禁心生爱怜……山景就是如此,只要你用心去看用心去感受,你就会常常心有所动享受到无穷乐趣。于是大家都充分发挥各自的想像力,商子秦夫人拣了块石头,她说是“高跟鞋”,而有人又翻过来说,“像我们的头!”傅晓鸣夫人拣了块“龙石”,因为上面有一两条似龙似蛇的化石,而翻过来,有人说,这是中国地图。丁晨夫妇更是拣到了宝贝,一块“熊猫石”……
    最后我得说说我们的“口福”了。
    黎坪物产丰富,山里边有许多土特产,因此之故,我们大家突然都变成了“馋嘴猴”。走在老黎坪的自然田园风光里,欣赏着田畴农舍,溪流淙淙,不禁心旷神怡,大家于是边走边大开其胃,树丛里的五味子,农人正在剥的毛粟子,还有菜园子可爱的小红萝卜……都成了大家心仪的食物。当然,给人印象最为深刻的,当属黎坪农家自已酿造一种酒——甜蜜蜜。是当地酿的玉米酒里掺上当地土蜜蜂酿的蜂蜜,我以前在农村喝过农民酿的玉米酒,却从来没有喝过这掺了蜂蜜的酒!这酒其味香醇而甘洌,非常独特,而我最感兴趣的却还是它的命名:甜蜜蜜!
    别的不说,离别黎坪时我的确心情舒畅,用一个词来概括的话,那也就是“甜蜜蜜”……黎坪,我还会回来看你!
                               

                                                                 2013年10月5日
 
   

    [作者简介] 冷梦,女。国家一级作家。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美学研究会副会长,陕西省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文化厅省艺术研究所艺术创作中心专业作家。作品荣获全国首届鲁迅文学奖、中国人民解放军首届图书奖及美学论文、论著奖等多项奖项。现为专业作家,共发表各类作品六百余万字。出版有长篇传记文学《百战将星•肖永银》、《黄河大移民》,长篇小说《天国葬礼》、《特别谍案》、《西榴城》,长篇报告文学《高西沟调查》、《浐灞手记》,作品专集《陕西四才女•冷梦》等。

上一篇:青年作家看陕煤作品(秦舟)——《陕煤行三... 下一篇:迂蓬散文——《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