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天地

亚东散文——《西安城》

作者:亚东     时间: 2018-02-26     点击:4727次    分享到:
 

西安城

 


    广义上讲西安城包括西安城六区(碑林区、雁塔区、新城区、莲湖区、霸桥区、未央区),长安区、鄠邑区、闫良区、临潼区等。狭义上说,西安城就是被东西南北四座城门和四堵城墙包围起来的一座四四方方的城。它东西不过4公里,南北不过3公里,逞长方型建筑体。然而在这个并不是太大的长方型建筑体内,却活跃着源远流长的中华民族五千年传统文化,正所谓:“一城文化,半城神仙。”

    时光如梭,掐指算来,我搬进西安这座四方城内居住,至今已有20年时间了。多年来走在这座四方城内,听到的和见到的有关文化的轶闻不胜枚举。细细想来,正是这座城内的“一城文化”和“半城神仙”陪伴着我度过20年时光,丰富着我的传统文化阅历。


    位于西安城墙南门里的书院门,是西安城内文化的一个重要标志,我常独自一人在这条长不过2000步,宽不过20步的街道上闲庭信步。

    前些年,我开始对书法产生了兴趣,跟随书法家殷汉西老师学书法,来书院门的次数也就日渐增多。一天,我和殷老师来到书院门,在一家专营毛笔的店铺一次卖了10支毛笔,每支毛笔12元,从此开始了书法习字。我从一开始初学时使用的每道纸五块钱的带格子的毛边纸练起,一年后开始使用不带格子的机制毛边纸,再后来使用25元一道的手工毛边纸,手工毛边纸的好处是纸吃墨深而不洇,还可以双面书写,正是初学习字者的最佳选择。

    书院门给我的印象是古朴厚重,三学街,关中书院,崇文塔,碑林博物馆,这些建筑和名字都隐隐透露出几千年以来的汉唐文化气息。今年夏天,我把家里的电视机移了个位置,常年被电视机的辐射熏黑的墙面难以处理,想着把房子重新刷上一遍,又怕麻烦,于是就想出一个办法,到书院门买一幅四尺的纵轴山水国画挂在墙上,这样就可以遮挡住被电视机熏黑的墙面了。想到做到,在书院门转来转去,最后在三学街一家卖字画的店铺里看上了一幅唐人写意画,内容是唐代诗僧贾岛《寻隐者不遇》诗的意境,诗曰:“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一问店家,店家要价150元,经过讨价还价,最后以80元成交。于是,高高兴兴带回家中挂在墙壁上,既遮挡住了被电视机熏黑的墙壁,又给客厅增添了不少的文化气息,每天看上一眼这一幅古色古香的国画,很是惬意。

    一天,家里来了一位懂行的亲戚,看了这幅画后告诉我说,这是一幅印刷品。我说,不可能啊,买画那天我还亲自看了印章和落款,确定是画家真迹无疑,难道说在卖画时店家把真画换成了假画?以前也曾听人说起过,在广州深圳那边有北方去的人买东西被调包的事情发生,这种事情怎么会在文化底蕴如此深厚的西安书院门发生呢?这不是有辱斯文吗?于是,从墙上摘下画来,仔细端详,钤印、落款确定是真迹无疑。

    亲戚很内行地告诉我说:“现在书院门卖的好些画属于半真半假画。”

    我问:“何谓半真半假画?”

    他说:“就是画是印刷出来的,钤印落款却是真的,这样下来,画家画一幅画可以复制出来许多张,然后由商家盖上钤印写上落款,如此一来,从画家手中买一幅画,可以复制出许多张,商家就是这样赚钱的。”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造假也是需要文化和智慧的,如果被你一眼就看穿了,就不是文化造假了。

    亲戚说:“你仔细看这幅画,如果是画家用笔亲手画出来的,笔墨线条的洇痕是能够清晰地辩认出来的,只有印刷出来的笔墨画的线条的洇痕是整齐的。”

    我仔细一看,果然如此,暗自佩服现在文化商人造假手段的高明和心机。

    亲戚给我普及书画鉴定知识,他说:“现在在市场上一幅小有名气的画家的画少说也在上千元,几十块钱买来的大都是这种工艺制作出来的……”

    直到现在,这幅画依然大大咧咧地挂在我家客厅的墙壁上,尽管是一幅如亲戚所说,属于半真半假的国画,但是这幅唐人写意画的寓意很好,虽说花了80块钱,我却浑然没有上当受骗的感觉,一分价钱一分货嘛。

    小东门内沿城墙往北一直到大东门有一条街,西安人都叫它“鬼市”。所谓鬼市,就是买卖文物和古旧字画的地方,这儿也是我偶尔前去一逛之处。

    鬼市很少有人头传动的时候,经常看上去冷冷清清的样子,这就应了买卖文物的一句行话:“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顺着城墙内的这条街道看上去与其它街道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走近了你就会发现,沿街道西边摆着一溜地摊,地摊上各种古旧文物应有尽有,毛主席像章、印刷于七、八十年代的连环画,其它还有砚台、镇纸,各种玉制品,看上去都很古旧,仿佛让人感觉到越旧就越值钱似的。走进门面房,门面房里的东西的档次就显得高贵了许多,当然价钱也比地摊上的要高。古旧字画、历代瓷器,各类玉器千姿百态。我曾经在这里买过一对玉蝴蝶,店老板说是民国时期传下来的,这对玉蝴蝶也就是过去别在女人头发上的装饰品,与现代妇女用来拢头发的发髻类似。标签上的标价是500元,和店老板搞了半天价,最后以300元成交,拿回家中给妻子看,她比我粗通玉器,她说:“这对玉蝴蝶也就值50块钱。”完了她教训我说:“你不懂玉,以后别乱花冤枉钱。”我很不服气,心想,怎么说这也是玉石做的,50块钱也就能买到一块石头的价,这玉蝴蝶咋说也是玉吧。妻无语,不再和我这个“白脖”理论,转身做饭去了。

    有了这一次经历后,我再去逛“鬼市”,就开始变得小心翼翼了,所谓小心翼翼就是只欣赏不买,说是欣赏,其实就是看,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对于我这个古玩门外汉来说,每每去“鬼市”逛上一遭,只看不买是最佳选择。当然,话又说回来,“鬼市”里的那些所谓的文物,对于我这个外行来说,也是不会具有惊人的吸引力的。

    仅邻小东门鬼市的永兴坊是近几年才兴盛起来的陕西民间小吃城,可以说是一座浓缩了的三秦饮食文化城。小吃城里有三秦大地各县市的闻名小吃,陕南腊肉、菜豆腐,陕北煎饼、碗坨,关中饸饹、米皮、歧山哨子面等传统小吃应有尽有,成为人们节假日期间举家休闲的去处。

    西仓当子,位于莲湖路洒金桥以南回民街西北角的西仓。它源于明清,一直延续到今天,至少有600年的历史。所谓当子就是古代的自贸市场,每逢周四、周日两天,西安各地的小商小贩都酝集于此,花卉鸟市、各种宠物(鱼、鳖、狗、猫、鼠等)、狗皮膏药、消食丸、壮骨散、大力丸、古旧文物、过了时的书籍、各类蔬菜瓜果、各种零嘴小吃,以及小五金工具、一些人家里不用的旧物件,五花八门,品类繁多。

    这里是我经常光顾的地方,正是应了那句话:传统在民间。

    西仓当子不是很规整,它是沿着一条一条狭窄的巷子蜿蜒出去,逛西仓当子必须在狭长的巷子里穿来蹿去,否则你就会错过很多值得一逛的地方。

    一次闲逛看上了一对陶瓷笔筒,筒底印有“1965制作”字样,一件笔筒上印刷的是毛泽东在安源那幅非常著名的油画,画中的毛泽东主席手里拿着一把雨伞。另一件笔筒上是三个知识青年手里拿着麦穗,下方印有“广阔天地练红心”字样。老板要价100元一对,最后以50元一对成交,也就是一个25元。拿回家后,发现筒身上有一道细微裂痕,对着灯光一照,看到明显有做旧的痕迹,如果照着现在烧制这样两件笔筒的价格,一个应该在5元左右,真是回回上当,当当不一样。

    位于西大街以北的回民街,是西安城内重要的饮食文化集聚地,凡是来西安旅游的外地人,没有不去回民街逛逛的,回民街的小吃全国闻名。每次回到西安,总要到回民街上走一遭,我常去光顾的有刘纪孝家的腊牛肉、东南亚镜糕、老刘家烧鸡、新磊酱牛肉,彦斌元宵,穆萨砂锅,全盛斋点心等,常去吃的小吃有位于莲湖公园东门大莲花池街对面的马家老六水盆,他家的水盆牛杂有一股特殊的配料香,每天从早上开门到中午关门一直人流不断。大厨由年愈九旬的刘老爷子亲自掌勺,他每端出一碗水盆就会操着浓重的老西安口音说一声:“小心烫。”前两年刘老爷子走了,他的儿子继承了衣钵,味道依然如故。一天,我问老板,“这么多人到你这儿吃,为啥只开到中午就关门了。”老板回答说:“牛杂很难清洗,中午关门后,一家人要花一下午的时间清洗,如果清洗不干净,人吃了会拉肚子,而且也会有异味。”

    原来这就是为什么中午过后关门的原因。

    老板接着说道:“还有就是每天需要熬汤,一般每锅牛骨汤加上调料后需要熬制16小时以上,这样才能保证汤鲜味足。”看来他家做生意的诀窍就是下功夫,我想也只有这样一代一代的传承,才会有百年老店的存在。

    在大皮院西头还有一家水盆,他家以专卖羊杂肝汤出名,一个不足5平方米的小店里,每天去吃水盆的食客排起长队,络绎不绝。

    其它还有定家蒸碗小酥肉,高家烤肉,贾三包子,盛志望麻酱凉皮,老米家泡馍,马峰小炒,宏顺祥卤汁凉粉,红红酸菜炒米,马二酸汤水饺,老刘家糊辣汤,以及在城内散布着的各种美食,像文昌门里张文国和朱秀英家的棒棒肉葫芦头泡馍,西七路上的马虎面,柳巷牛肉面,菊花园超越楼泡馍,西羊市朱选民大米面皮,东木头市秦豫肉夹馍,小南门内王记粉汤羊血,粉巷春发生葫芦头泡馍等等,都是我常去光顾的地方。

    另外,在西安城里各处散布着的浆水鱼鱼搅团小吃店,也别具风味。一次酒后,我们三个大男人跑去吃建国门里的秦家搅团,酸酸辣辣的滋味正好解酒。小店里挤满了人,不过都是女人,进来一位中年妇女看到我们三个大男人,冲我们笑着说:“男人也来凑热闹。”又听到另一位大妈说:“搅团又叫哄上坡,吃了不顶饱。”言下之意是男人应该吃耐饱的饭,比如油泼面、羊肉泡馍之类。我们三个大男人相视一笑,不知什么时候浆水鱼鱼和搅团竟然成了女人们的专属食品。

    久在西安城内走动,一不留神就会遭遇周、秦、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时期遗留下来的文物古迹。如:下马陵董仲舒墓,湘子庙街韩湘子庙,文昌门里卧龙寺、碑林,朱雀门唐代城门遗址,下西洋的郑和住过的大清真寺,新城广场明秦王府城墙,建国路张学良公馆,青年路杨虎成止园别墅,明代南门翁城,玉祥门(为纪念冯玉祥将军命名),小南门又名勿幕门(为纪念辛亥革命先贤井勿幕命名),大南门外环城公园内唐朝时期日本留学生吉备真备纪念碑(吉备真备,公元717年来到长安,学习中国当时先进的政治文化制度,对日本文化的形成和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在西安环城公园散步,一边是古朴厚重、长满青苔的城墙,一边是浓荫密布、草木茂盛的护城河,我的眼前突然就有了北宋画家张择端《清明上河图》的场景……

    (亚东 365bet体育在线职工作协主席)



上一篇:北元化工公司多措并举打赢PVC“春运”战 下一篇:彬长矿业文家坡矿采用新技术让井下胶轮车实...